5人出游仅1人生还!3人藏尸冰柜,不是刑案
泉州广播电视台|无线泉州 2019-06-12 14:36:40

来源:澎湃新闻

南京一家5人出游仅1人还,1人坠亡3人藏尸冰柜,留下诸多疑问。


南京的钱明至今都无法相信这一事实:他的姐姐钱某梅去年7月带着父母、堂伯母及外甥女一共5人外出旅游,现在只剩外甥女一人回家。姐姐今年5月在河南商丘跳楼自杀,3位老人的遗体被发现藏在深圳一出租房的冰柜内,老人的死亡时间均间隔两月左右。


2018年5月,三位老人在外旅游合影。


深圳一小区出租屋(中)内,发现三具藏于冰柜内的老人遗体。


6月3日,澎湃新闻记者来到深圳金景花园案发现场。多名小区住户介绍,该小区的租客很多,人来人往的。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,3栋4楼某房间于2018年9月被一家人租下。事发后,该房间门口贴有警方的封条,封条时间注明为“5月21日”。


一名曾进入过上述房间的住户透露说,该房间为2室1厅,没有特别的装修,就是普通的房子。多名住户经记者提供相关照片,仍回忆不起对该户租客的印象。


一位接近深圳警方的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,警方从涉事出租房内的冰柜内找到三具老人的遗体。经调查,两名老人因病去世,一名老人绝食死亡,其遗体均存放在冰柜内较长一段时间。目前,警方已初步排除刑事案件。


6月2日,一份深圳警方与家属的通话录音中,警方表示,案件目前没有(他杀)嫌疑,现在深圳警方正组织进行尸检,有结果会告知家属。


跳楼轻生


“她妈妈把她外婆(遗体)抱到冰柜里面去,她(缪兰)已经吓疯了。外公去世时,她也想报警,但她妈不让。”缪武在通话中说,后来女儿在网上“处了对象”,对象是河南商丘的,5月4日她来了商丘;5月7日,钱某梅也到达商丘,住进女儿事先开好房的金士顿国际假日酒店;12日钱某梅要“拉着女儿去跳楼”,“女儿说‘我不跟你一起死’,她就自己跳了。”这一天正好是母亲节。


2019年5月12日,钱某梅坠楼,河南商丘警方向其女儿缪兰询问情况。


两位死者曾留下纸条称“如果死了是钱明害的”,钱明认为这是双方吵架后的“气话”。


钱某德的病症是,“手抖,说话有点不太清楚。”钱明说,他认为父亲的病吃药可控,但母亲和姐姐总是说病情严重,他就对母亲说,哪怕把房子给卖了也要治。钱家在村里有两处房产,一是2000年左右老两口修的,一是2010年钱明自己修的。“我觉得这只是吓唬一下妈妈,但她可能当真了。在房产上,她一直比较敏感。”钱明说。


6月3日,澎湃新闻来到钱明与父母、姐姐在南京江宁区汤山街道作厂社区新庄一组的家。这个村小组,目前被工业园、军校以及一个不大的水库环绕,村中几乎都是两三层的楼房,当地村民表示,这里即将面临“拆迁”,融入城市。


江宁区汤山街道作厂社区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,因当地土地流转,钱某德每月有1300元的收入,“老夫妻二人之间,为1300元如何分配有矛盾。老头每月要吃药,老太要求把钱给她。”


钱明承认,这一次,他因为生气激动,动手打了缪兰。“姐姐说她私人地方,不给我停车,你说我生气不生气,为这点小事报警来给我处理。缪兰还跟着骂我,你说来气不来气,我这么付出……所以我打了她两个耳光。”

全家出游


钱家突然出现过一次危机。


钱明回忆,2018年3月某日,他载着父亲外出,车开到半道,父亲吩咐他将车停下,称“有事要讲”,一脸严肃。等车停好了,“老爷子说,‘我想用根麻绳把你妈勒死’。”原因是,“大庭广众下,她一把将刚取的钱夺了去,还抢了身份证和存折。”


2017年,与皇甫某英颇为亲近、时年76岁的李某珍也加入“旅游”。钱明向澎湃新闻提供的数十张照片显示,皇甫某英、李某珍曾在2017年冬天前往上海旅游,两位老人并肩站在外滩、淮海中路、机场以及酒店留影,表情轻松,其中李某珍老人脖子上还系着一块丝巾。


李某珍系皇甫某英堂嫂,两家相距仅数十米。她独自生活在一栋两层老楼中,睡在二楼的一间房里,楼下则是厨房。儿子一家住在隔壁,墙靠着墙。“老人爱吃软饭,我们爱吃硬饭,便各煮各的。”李某珍儿媳告诉澎湃新闻,老人身体健康,同家人没有矛盾,遇上逢年过节,子女及孙辈还会拿钱。


姐弟俩闹矛盾后,两家房子中间修了一堵墙。


对李某珍跟随钱某梅等人外出旅游一事,家人最初并无意见,“家里穷,没带老人出去玩过,有机会旅游,这也不错”。但外出的次数多了,且每次“都不给家里人打招呼”,不免担心。“我们都劝她,年龄太大,别出去了,她不听。”李某珍儿媳称。钱明称,四人外出回来后也极少出门,不跟外人接触,多呆在姐姐家三楼卧室。


最初,钱某德并未跟随妻子、女儿外出,直至2018年4月。也就是说了上述“气话”之后的那个月。


2018年6月,在未告知钱明的情况下,钱某德再一次随众人外出,时间长达一个月,足迹遍布无锡、西安等地。


钱某德这次突然“失踪”,其儿子及社区工作人员找了一个多星期。2018年7月初,上述作厂社区相关负责人接到钱明电话,说是“姐带着爸妈回来了”。


“我在村上见到了钱某梅,她说爸爸生病了,之前没怎么管过他,想带出去散散心,检查身体。”该负责人说。她劝钱某梅,“带父母出去玩是好事”,但得跟家里人打个招呼。“她回复说,知道错了,下次带父母出去,会给他(钱明)讲。”


一层迷雾


上述社区负责人称,2018年7月钱某德离开汤山之前,她见到他“行走各方面还可以,就是讲话有点不太清楚,精神方面清楚,平时都打招呼”。


受访的村民表示,他们对于4人客死他乡表示惋惜,也颇为奇怪。“钱某德的身体还算好,他老婆的身体一直挺好,70多岁的李某珍身体也没什么问题,以前还会自己种点蔬菜。”


钱明表示,父母、姐姐、大妈失踪后,他曾和李某珍家属多次前往汤山派出所报警,警方认为这是家事,并未受理。李某珍家属也证实,他们曾一起去找过警方,“2019年春节前后,还去了”。


缪武称,他此前与钱某梅没有联系,5月12日接到商丘警方电话,他从南京赶往商丘,确认了这一事实。随后,他电话告知钱明。


钱明说,当时他也觉得是“在开玩笑”。根据缪武所发信息,他上网找到酒店电话,拨过去核实,“对上姓名后,瞬间觉得难过”。钱明与缪武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,当晚7时16分,缪武发来酒店定位,并转发了商丘警方拍摄的一段视频。


(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钱明、缪武、缪兰、皇甫松均为化名)



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肖远强

0条评论
发表评论
全部评论